有一陣子我總不太認同 : 心有多寬, 舞台就有多廣,

這樣的場面話,
這是某集團人資用來招攬低薪勞工的話語,
總覺得這是人資用來騙新鮮人(的肝?)的做法,
但後來在這間生技公司, 
突然覺得這句話真的很正確,
只是"這句話不是在講員工, 而是在講有權力做決策的人"
 
本來這間新創生技公司,
在Y sir 和H sir 的計畫下,
打算先做分子生物領域機台, 待收入穩定後,
開始導入外部資金擴大規模,
然後分3~5組設計team跨足醫療領域,
(我們從2010~2015都只能算一組人馬),
這樣的話, 會讓原本最大的金主股權以及獲利會被稀釋,
但這是一定要做的事, 
如果規模不擴大到某個程度, 那就是只能等死而已。
畢竟沒錢就沒辦法做出完整的產品專利防護網,
也沒辦法快速開發新產品, 以及迅速幫客戶解析問題。
生技領域的機台能讓公司快速賺到足夠養活自己的資金,
而醫療領域的機台則能讓公司的營收往上跳好多層級。
 
一般來說,
新創公司會失敗的原因,
大部分都是沒賺錢一直撐到募資失敗,
但我們這間新創公司, 
第二年就開始賺錢,
可說是非常有機會發展成功,
而且算是當時走在台灣相關產業的領先群,
除了人和, 
天時地利的兩個看老天是否賞臉的條件都滿足了
 
 
(以下開始抱怨文也就是本文主要內容)
偏偏我們遇到一個格局不大的金主,
在公司可以, 也應該要導入外部資金之時,
他突然反悔
(公司成立前他曾同意賺錢後可以靠納入外部資金來擴大規模),
但他不明確表示反悔, 而是說外部資金入股的股價必須超過100,
以公司當時EPS都是1左右來看,
這個價格有點誇張,
而且當時政府強力推證所稅,
那時多數資金對IPO沒什麼興趣,
而是參與政府沒有政策阻止且暗中協助業者的炒作房地產,
想當然爾, 有此排擠效應, 完全沒有外部資金想加入,
而這位金主還打算趁著利率低之時借錢來擴大規模,
但沒想到他的本業在這幾年陷入大危機,
他卻用新創公司的名義借錢,
去償還他本業公司的龐大債務,
這種看似逼不得以但實際上是沒有誠信的經營作為,
更不可能會有外部資金願意投入。
 
 
另外, 在新創公司成立之初, H sir卻因病過世,
有許多新idea的案子還在他腦中,
對我們來說真的是痛失英才。
Y sir 也在極力阻止金主將他本業裡的家族人馬調進來當米蟲,
(一人領十幾萬但實際上沒有作為)
惹惱金主後, 
Y sir 當然也被掛了一個黑理由然後踢出去了,
由於上述人為造成的各項因素,
讓新創公司注定沒有未來。
從Y sir離開公司的那一年開始,
新創公司再也沒有正盈餘出現, 而且虧損愈來愈大。
 
 
很多當老闆的人(尤其是小企業居多),
一直安於現況, 認為公司有賺錢就好,
但實際上, 商場就跟戰場一樣,
你只想開槍彈不殺光敵人, 不擴大彈藥庫,
那最後被痛宰一點也不意外。
 
守成不易, 莫徒務近功,
讓新創產品被思惟跟不上時代的人所把持,
真的是浪費社會資源, 浪費參與者的時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ar180 的頭像
Bear180

Bear 180的部落格

Bear18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