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Y sir被踢走了之後,
一直有個傳言,
就是說因為我是Y sir拉進公司的,
所以我算是Y sir的人馬,
現在Y sir被踢走了我卻不走,
有可能就是想作亂。
 
如果真是這樣,

在公司初露敗相時,

我就應該得想辦法將入股公司的資金全數要回。
但當時我並沒有這麼做,
一直覺得不能讓H sir抱憾而終,
即使Y sir不在了,
一樣可以繼續完成夢想:讓公司壯大
所以當時剛好有前公司的回鍋邀請, 我也婉拒了
 
 
為了力挽狂瀾,
我還很快提了兩大項產品開發藍圖,
而且都還是分子生物領域賣相較佳的設備,
其中一項不僅能用在分子生物領域, 
還可跨足在醫療以及法醫體系,
同時也加入了user friendly以及創新操作的概念。
只是沒想到,
這兩項籃圖居然在隔週被E博士以及小主管竊用,
上報老闆變成他們的idea,
接下來不知為何,
會議中一連串所有問題幾乎都丟給我,
很多我之前的設計也被一一提出疑慮,
還好通通都沒有問題, 因為我有完整的實驗根據與記錄,
但我想我已經開始相信, 我被歸類在Y sir人馬這件事情了,
可見有重大功勞不一定有獎賞,
要跟派而且得跟對派別才是重點。
我從頭到尾就是不想搞鬥爭, 才會跟著Y sir來,
因為Y sir他promise讓我可以專心於產品與創新,
搞創新的人最怕被鬥爭纏身, 心不平靜怎可能有新idea.
 
 
最過分的是,
進公司前給的保證年薪是N+3個月,
我一直保持在公司最優績效,
但我都是主動要求轉讓給該年度幫我最多的人,
我只要確保拿到N+3個月即可。
結果Y sir離開後隔一年, 我的年薪也被動手腳了,
管理階層失誤所造成的損失, 
應該只由管理層的薪資來扣除才對,
(在前公司工作時, 當時擔任過主管也曾因失誤被降過半薪)
其他員工們當然也都不開心, 士氣極度低落。
 
 
後來, 
大老闆叫我去談話,
還問我有沒有跟Y sir連絡,
雖有連絡但都是朋友立場偶爾聚會而已,
不會談到公事, 為了簡單回答我直說不談公事,
最後他還跟我說,
你不要輕舉妄動(? 我動了什麼我自己都不知道),
不要忘記你進公司有簽過一些文件,
若你要離開不能去同業(? 我完全沒有離開的念頭阿)
別忘記你有簽過競業條款 (還好我懂一些法律, 知道這句話是唬人的),
聽了真是讓人心寒, 
盡心盡力留下了許多為公司賺錢的產品(公司也只靠這幾樣賺錢),
得到的居然是這樣的對待,
我只好當下請這位金主買回我手上的股權,
他也答應了, 也暗示我能走快走。
 
 
幸好部分股權換回了了一些新台幣, 
但我過去付出的心血以及創意看來只能忍痛出讓了
 
 
新創公司被轉型成家族企業,
最後被亂搞一點也不意外。
能離開這位沒有口德常常詛咒員工家人的老闆也好,
起碼能讓自己的心情不會再更糟了。
 
趁現在多留點時間給家人,
離開工業之城, 起碼吸入砷的量少很多(PS)。
只能跟在天國的H sir說抱歉了,
您的夢想我未能幫忙實現。

PS:台灣科技之城之前曾經在沒知會廠商時抽樣量測,
      發現空氣中砷含量嚴重超標, 砷在古代稱為砒霜,
      是半導體基板會用到的一種原料。
創作者介紹

Bear 180的部落格

Bear18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